家庭图书馆发展模式与有效措施

作者:爱博网站   |   时间:2020-08-24 06:28   |   浏览:192   

分享到:

摘要:家庭图书馆是公共文化服务模式的创新和社区图书馆网络的重要补充。目前国内已有依托公共图书馆资源的家庭图书馆模式、针对青少年及儿童的图书馆+小馆长模式、纳入服务体系的家庭图书分馆模式、项目驱动的邻里图书馆模式4种家庭图书馆发展模式。本文分析其特点和优势,并针对实践中的不足提出引导家庭图书馆特色化差异化发展、提高信息技术应用水平、实行标准化规范化管理、加强绩效考核与激励、利用大数据辅助决策等家庭图书馆发展路径。

Abstract:Familylibraryisanimportantsupplementtotheinnovationofpublicculturalservicemodeandcommunitylibrarynetwork.Atpresent,therearefourdevelopmentmodesoffamilylibraryinChina,the"familylibrary"moderelyingonpubliclibraryresources,the"library+smalllibrarian"modeforteenagersandchildren,the"familylibrarybranch"modeincorporatingservicesystem,andthe"neighborhoodlibrary"modedrivenbyproject.Thispaperanalysesthecharacteristicsandadvantages,andaimingatdeficienciesinpractice,putsforwarddevelopmentpathessuchastoguidefamilylibrariestodevelopdifferently,toimprovetheapplicationlevelofinformationtechnology,toimplementstandardizedmanagement,tostrengthenperformanceappraisalandincentives,andtousebigdatatoassistdecision-making.

近年来,随着全民阅读活动的广泛开展,公共图书馆吸纳越来越多的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家庭是构建和谐社会的基本组成细胞,以鼓励家庭藏书、推广家庭阅读、实现资源共享为目的的家庭图书馆越来越受到政府和媒体的关注。家庭图书馆是指在家庭设置专用书柜或专用书房,收藏一定数量纸质书刊资料,并在一定范围内提供公开利用的文化服务模式。本文所指的家庭图书馆仅指依托公共图书馆,聚合个人及家庭力量建设的具备一定公益传播价值的新型公共文化服务模式。

2014年以来,倡导全民阅读连续七次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2016年12月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发布《全民阅读十三五时期发展规划》[1],2017年6月国务院法制办审议通过《全民阅读促进条例(草案)》,全民阅读上升为国家战略[2]。与此同时,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文化服务得到政策支持。2017年3月1日起正式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共文化服务保障法》,鼓励和支持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参与提供公共文化服务[3]。2018年1月1日起正式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共图书馆法》强调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公共图书馆志愿服务[4]。在一系列国家政策法规的推动下,各地公共图书馆积极探索和创新公共文化服务供给模式,建设书香社会和书香家庭,家庭图书馆应运而生。

一方面,市民阅读供需脱节,不少社区图书馆选址不当,没有贴近群众,环境、设施、资源不足以满足市民需求,加之服务形式单一,缺乏文化活动,导致中心图书馆一座难求,而社区图书馆门庭冷落。另一方面,我国素有耕读传家久,诗书济世长的文化传承和远亲不如近邻的价值观念,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日益催生人们的阅读需求。家庭图书馆将阅读延伸至社区和家庭,通过公共文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缓解供需脱节、文化设施利用率不高等突出问题,以点带面有效推动家庭阅读和全民阅读,是公共文化服务模式的创新和社区图书馆网络的重要补充[5]。

作为公共图书馆服务的延伸,家庭图书馆具有区别于社区图书馆的特点:(1)选址为家庭场所。在家庭打造阅读空间,更贴近社区人群,极大地方便了群众的日常利用,打通了公共图书馆服务的最后一公里;占地面积小,易复制推广,有利于推动基本文化服务标准化、均等化;融合社区人群禀赋和公众阅读梦想,是一种将图书馆办到市民家庭、读者身边的公共阅读空间建设新模式。(2)家庭参与程度高。服务资源:以家庭自主拥有的场地设备和文献资源为基础,公共图书馆资源作为有效补充;服务开展:以家庭自主提供借阅服务和开展活动为主,由公共图书馆提供馆藏定制和活动指导;管理方式:以双方协议为基础,通过家庭自主管理提高家庭参与积极性,同时通过绩效评价和竞争淘汰方式保证公共服务效果。(3)具有文化传播价值。家庭阅读空间彰显了家庭人文传统和文化特色,既鼓励家庭成员共同参与,增进家庭成员间的沟通交流,又可发挥书香家庭的文化辐射和带动作用,激发更多的家庭参与阅读。

依托公共图书馆资源的家庭图书馆的做法是:经过申请、筛选等程序后,公共图书馆通过馆藏定制、活动定制、外借服务、资源支持等方式在读者家庭开办微型图书馆。公共图书馆定期更新图书,家庭图书馆面向社区居民开展一定量的文献借阅与阅读推广活动。

该模式的价值在于:(1)打通了图书馆服务的最后一公里,方便读者就近利用图书资源,提高了图书利用率;(2)为老年人、残障人士、幼儿等到馆困难群体提供阅读到家服务,实现了公共图书馆服务均等化;(3)以家庭为单位实现文化服务多元供给,推进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侧结构性改革;(4)有助于增进社区家庭间的联系与往来,使家庭阅读形成连续示范效应,以点带面,有效推动家庭阅读和全民阅读。

采取该模式的典型代表有重庆市渝北区图书馆的图书馆+家庭阅读服务体系。该馆2013年起依托公共图书馆资源率先在全市推广建设图书馆+家庭阅读服务体系。其特色:一是采取自愿原则,申请条件为渝北区图书馆持证读者,家中有独立阅读空间,具备藏书500本以上;二是自主建设管理,家庭图书馆根据自己的喜好一次性选择价值1000-3000元的图书(约30-100册)和1种价值200元左右的期刊,并主动带动亲朋好友及小区居民阅读,区图书馆负责统一采购、编目、配送,并每季度轮换图书;三是实行申报制和淘汰制,区图书馆每年开展星级家庭图书馆评选,对难以履行公益服务的家庭图书馆予以淘汰[6]。截至2018年6月底,该馆已建成家庭图书馆110家,至少带动上千人参与阅读[7]。

另一典型代表是深圳市罗湖区图书馆的家庭图书馆计划。该计划于2014年启动,通过统一授牌、馆藏支援、活动联动等方式,将全区最具代表性的藏书家庭发展为家庭图书馆,面向社区邻里提供图书借阅、阅读沙龙等公共文化服务[8]。其特色:一是宏观管理、特色运行、家庭自治,罗湖区图书馆负责馆藏和活动的个性化定制、文献资源统一采购加工、集体外借、定期更新,家庭图书馆负责外借图书的日常管理和到期催还,并定期开展读书沙龙等活动;二是统一服务规则,外借图书如有丢失须按照深圳市图书馆之城统一服务规则处理;三是注重评估和激励,家庭图书馆需要上传每次活动的记录和照片,罗湖区图书馆对借阅记录进行统计分析,评估家庭图书馆的运营效果,依据家庭图书馆服务及活动开展情况予以相应激励[9]。

针对青少年及儿童的图书馆+小馆长的做法是:选拔聘任管理能力强、富有责任感的青少年及儿童为小馆长,由公共图书馆向小馆长进行资源建设、借阅管理、图书借阅及阅读推广活动档案材料收集管理等培训,为其提供文献资源并设立家庭图书馆。

该模式除具备家庭图书馆模式的价值外,其优势还在于:(1)在图书馆运营过程中培养青少年及儿童统筹管理、资财管理、交流沟通等能力,增强其独立完成工作的能力,实现其由学生到社会工作者的角色转变;(2)由孩子带动家庭阅读,让亲子情感更为密切,家庭氛围更加温馨,通过孩子将阅读体验传递给其他家庭成员,促进家庭情感交流和阅读习惯养成[10]。

采用该模式的典型代表有上海市青浦区图书馆的家庭图书馆种子计划。该计划于2012年推出,以培养青少年小馆长为出发点,力求通过少儿家庭阅读培养亲子阅读推广人。其特色:一是专人跟进,青浦区图书馆把青年馆员外借到小馆长家中,帮助其建立图书馆、开展读书活动、进行总结反馈等,如果家庭图书馆开展好书推荐、书评交流、图书诵读等小型活动,也可以邀请馆员上门指导;二是向小馆长授权,青浦区图书馆向每个家庭图书馆赠送一本《小馆长指导手册》,但具体的借还书及管理规则由小馆长决定;三是送书激励,青浦区图书馆为每个家庭提供500元固定购书经费和1000元流动购书经费,流动图书每半年流动一次,固定存放图书则在家庭图书馆三年合同期满后赠送给所在家庭,以示激励[11]。

另一典型代表是扬州市少年儿童图书馆的个人图书馆项目。该项目是2018年扬州市级社科重点课题,也是扬州市少年儿童图书馆推进全民阅读、全面参与书香扬州建设的重要举措。其特色:一是定位为学习项目,扬州市少年儿童图书馆提供100册以上的图书资源,小馆长依托资源开展相关借阅活动,在此过程中培养小馆长的管理能力和责任心;二是政府出面,经过读者自主报名、竞聘演说、图书馆审核等环节选出小馆长,由政府文化部门挂牌成立个人图书馆;三是对小馆长实施考核,小馆长要积极收集读者读书心得、读书笔记等能够体现阅读效果的相关材料,扬州市少年儿童图书馆每年组织业务考核,对于借阅活动开展良好的个人图书馆予以保留,反之撤销小馆长资格[12]。

采用该模式的典型代表是浙江省台州市温岭图书馆家庭图书分馆。这是志愿者在自己家里或机构设立图书分馆,以公共资源+社会力量的形式义务为邻里和社区开展阅读服务的一种总分馆制模式。其特色:一是将阅读推广向农村基层推进,加大对农村、边远地区阅读服务的有效供给,2017年底前建成的200家家庭图书分馆中有70%建在农村;二是以总分馆制为抓手,家庭图书分馆成为阅读服务体系的一个层级,与市、镇、村图书馆共同构成四级阅读服务体系;三是规范化管理,制定一系列管理规范和制度,并组建以馆长为队长的专业管理团队,使家庭图书分馆规范有序运行;四是实行考核表彰,温岭图书馆根据读者借阅量、活动场次和特色、参加总馆举办的读者活动场次、群众反响及开放时间等情况评选出十佳家庭图书分馆,在世界读书日予以表彰[13]。自2016年起,温岭市家庭图书分馆创建数量以每年100家递增,至2018年底,共建成300家。温岭市计划把家庭图书分馆建设纳入市委、市政府乡村振兴重大战略,力争到2025年全市建成家庭图书分馆1000家,覆盖整个温岭城乡[14]。

其优势在于:(1)项目运作使分散在各个职能部门的人员和资源在邻里图书馆运作和管理的多个环节得以整合,发挥聚合效应;(2)项目驱动馆员拼创意、敢担当,打破部门职能限制,参与邻里图书馆运作和管理;(3)项目驱动社会力量将家庭和个人阅读需求转化为图书馆服务输出,在项目品牌效应下获得更高满足感和成就感。

采用该模式的典型代表是佛山市图书馆邻里图书馆。佛山市图书馆2011年开始实行项目立馆,将业务打包成具有生命周期的项目,在规定时间和资源范围内达到预期目标。2018年佛山市图书馆推出千家万户阅暖工程邻里图书馆项目,拟以100万元购书经费打造1000个邻里图书馆,服务10,000个家庭,辐射30,000名市民,助力佛山打造阅读之城。该项目入选中国图书馆学会2018年阅读推广优秀项目,并获得第三批广东省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示范项目创建资格。其特色:一是成立管理中心加强组织领导,管理中心下设统筹组、招募组、技术组、宣传组、资源保障组、管理组、活动组、流通组,具体负责统筹协调邻里图书馆管理,制定管理制度,包括激励政策、家庭遴选规则、绩效考评机制,发布邻里图书馆重大信息,并对邻里图书馆成员提供培训等;二是信息化管理,在佛山市图书馆官方微信嵌入邻里图书馆管理平台,提供邻里图书馆成员馆申请、管理及图书转借等功能[15];三是依托服务体系合力创建,由佛山市文广旅体局牵头,市、区两级图书馆联动,发挥佛山市联合图书馆体系的力量,推动邻里图书馆向全市五区发展;四是打造文化志愿服务品牌,项目以入选2019年文化和旅游部春雨工程全国文化和旅游志愿者行动项目为契机,进一步扩大项目影响力。自2018年4月项目启动至2019年8月底,邻里图书馆已达633家,借阅图书9.4万册,邻里间图书转借2.8万册,组织开展阅读推广活动500场次,服务读者1.4万人次,服务效益显着。

以上4种家庭图书馆发展模式各具优势和特色:依托公共图书馆资源的家庭图书馆模式是其他3种模式的基础;针对青少年及儿童的图书馆+小馆长模式提供更具特色和针对性的服务;纳入服务体系的家庭图书分馆模式是公共图书馆总分馆制的有效补充;项目驱动的邻里图书馆模式为家庭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供给引入了高效管理机制。家庭图书馆符合社会发展需要,社会效益显着,因而具有广阔的发展空间。

但从目前实践情况看,家庭图书馆主题特色不够突出、信息技术应用水平不高、细节及业务管理难于把控、缺乏长期有效的内驱力、决策存在随意性等问题依然存在,制约着家庭图书馆的发展。鉴于此,本文从以下5个方面提出家庭图书馆发展策略。

引导家庭图书馆基于自身兴趣爱好和能力优势,形成区别于其他同类图书馆的独特、优质且相对稳定的办馆风格[16]。具体而言:(1)顶层设计。公共图书馆在选择合作对象前应先进行顶层设计,考虑因素包括本地社会经济文化传统和发展情况、主要服务人群及其需求、本馆办馆特色和能力优势,以及文化主管部门和其他政府部门的态度等,据此确定家庭图书馆发展的整体方向、类型、特色及社区数量分布。(2)指标体系。建立一套符合顶层设计、体现特色化差异化发展战略的科学评价指标体系,考虑因素包括家庭所属位置范围、书刊场地资源、家庭成员合作意愿和兴趣爱好、家庭成员社会地位及社区影响力、家庭成员对公益文化事业和阅读推广的热心程度等,以有效提高家庭图书馆合作的平稳性和运行效能[17]。(3)发展引导。公共图书馆应根据家庭图书馆的兴趣和优势,引导和支持其走特色化差异化发展道路[18],如可以引导家庭图书馆长期重点开展面向亲子家庭、老年家庭、残障人士等社会特殊群体的特色化服务,也可以引导家庭图书馆在资源建设和活动设计中突出家庭教育、数码科技、医疗保健等主题特色,由公共图书馆提供相应的资源支持、活动培训和专业指导。

将家庭图书馆服务管理信息化纳入公共图书馆技术平台。具体而言:一是家庭图书馆服务管理自动化[19]。建设系统平台提供家庭图书馆申请、文献借阅、活动报名管理等功能,提升家庭图书馆服务体验及管理水平。二是公共图书馆对家庭图书馆管理及统计分析智能化。依托系统平台实现家庭图书馆审核、文献调度及借阅统计分析、活动统计及活动档案管理等功能,整合家庭图书馆读者数据和信息需求,对读者行为数据进行智能化分析挖掘和关联。三是家庭图书馆社会互动虚拟化。以融媒体方式提供读者借阅及参与活动积分奖励、服务及活动评价、读者推荐、社区互动及兴趣圈分享等功能,提高家庭图书馆服务辐射力和互动体验,提升读者满意度和忠诚度。

一方面家庭图书馆借阅服务和阅读推广活动具有读者导向性和活动创新性,另一方面家庭图书馆合作主体构成复杂、活动方式和服务介质多元,因而更需要为家庭图书馆制定专业的服务标准,健全运行管理机制,促进服务和管理的标准化、规范化。应将家庭图书馆纳入公共图书馆阅读服务体系,制定涵盖业务流程和服务细节的一整套建设标准、服务规范、管理制度和违规惩戒机制。值得注意的是,家庭图书馆参与公共文化服务供给不能僭越公益底线,对诸如在服务和活动过程中有无利用图书馆品牌和资源进行商业宣传、辅助营利等细节需严密监管和规范,保证家庭图书馆的公共性和公益性。

一是建立绩效评估体系和考核机制。加强对家庭图书馆借阅服务和阅读推广活动的监督管理,规范相关记录和证明材料的收集,加强社会监督,定期对家庭图书馆进行绩效评估考核,侧重评价读者满意度。二是建立反馈改进机制。通过监督和考核了解家庭图书馆在资源配置、服务态度、活动开展、服务规范执行等方面的不足,促进家庭图书馆服务质量提升[20]。三是建立激励机制。挖掘家庭潜在需求,如自我展示与个人提升需求、社交需求、社会责任担当等,并辅以经费支持、媒体宣传、社会表彰、名誉称号等激励手段,使家庭图书馆产生参与公共文化服务的长期、有效的内驱力。四是引入竞争淘汰和退出机制。对于管理和服务效果较差且整改无效的家庭图书馆,应按协议规定予以解约,保证家庭图书馆的运行效果。

一是数据支撑。利用大数据技术全过程、全方位分析和挖掘家庭图书馆的多元数据,为家庭图书馆业务管理、策略分析、活动设计、效果跟踪和知识积累等提供及时、准确的数据支撑和决策支撑。二是智能化分析。利用信息化管理平台整合数据源,对读者行为信息和图书借阅情况进行多维分析、数据挖掘及智能化加工处理、整合和反馈,为家庭图书馆业务发展提供决策依据。三是辅助决策。利用大数据辅助决策,推动公共图书馆决策从依靠主观经验和有限数据向基于多元而全面的数据分析决策过渡,进而对家庭图书馆进行更为科学有效的顶层设计、监督管理和评估指导。

上一篇:爱博网站多种因素对乌江流域民族关系的影响探 下一篇: 查看更多MORE